征集共同发展的信心 ——防城区演绎推进项目征地搬迁出新招
2020-01-03 11:11  作者:2020-01-03  作者:

本报记者 侯东光 实习生 鸡俊丽 2017年,可以称之为防城区的“征地年”. 这一年,久攻不下的江山半岛环岛东路、西湾环海大道和防城至江山一级公路相继建成通车.同时,北部湾高中、西岸公园顺利建成,云朗高新科技园建设和兰海高速防城港段改扩建加快推进,城南棚户区改造、长榄岛安置小区等17个重大项目实现新突破…… 据统计,过去的2017年,防城区全年征收土地7127亩,完成边海经济带项目投资61.2亿元,一批重点项目老大难问题破题“结案”. 寻找与被征地群众共属的平衡点 从农民手里要土地,无异于在他们的案板上割肉.但项目引进、社会经济发展需要土地承载,就必须要在全局利益和农民利益之间找到最佳的平衡点. 防城区2017年建设项目之多,史上罕有.从一个侧面可以见证:征地拆迁指挥部、专项工作组就有13个,抽调干部职工参与征地拆迁工作人员达601人. 但人多不是意在求势众,而是要千方百计和利益相关的群众结成一条心,谋求共同发展的百年大计. 在春江嘉园项目征地过程中,村民黄某某算得上一号人物.他在2012年带头抵触过征地.工作队里的司法人员见黄某某整天没事干,便介绍他到春江嘉园建设项目里做散工.一来二去,几年下来,黄某某赚了些钱,租勾机搞起了土方施工,渐渐地发家了. 发家后的黄某某在园博园项目征地拆迁中完成了角色大转换.村里有人为一棵树争个脸红耳赤时,他主动出面查实;谁家的山岭界线不清了,他就能站出来拿个依据…… 工作队员在工作中心中自有一杆天平,必须得严格执行政策,不偏不倚,只认准一个道理:征地是地方发展的需要,同时也是被征地农民发展的新希望,不能让被征地农民单方面为地方发展买单. 防城区这个与被征地农民共存同发展的理念,让被征地农民在失地中获得了新的发展空间,尝到了失与得的甜头.不少村民在平时交谈中相互探讨对方土地征用与否情况,把被征地当作了一种发展的时尚标志. 补偿失地农民世代积攒的既得利益 被征地农民离开世代依赖的土地,离开祖辈传承下来的故居,大多有不舍.如果没有得到合理应有的补偿,很难做通他们的思想工作. 老苏塘村民黄符兴是外来户,父亲早逝,母亲长年卧病,他靠在外打工养活家人.园博园项目征地时,清点青苗没一个人帮他讲话,家里的青苗还被人分个精光.其母不服,到指挥部申辩,并以拒绝丈量房屋来抗争,成为该项目最后一个久攻未破的“堡垒”. 包户队员胡长贵会说客家话,通过日复一日与其母拉家常,一来二往,双方距离近了,互相有了信任,最后还认了“亲戚”.在进一步了解事实后,胡长贵不但为黄家解决了部分青苗补偿问题,还在安置时帮其选择了一个当阳的宅基地.老太太不知有多欢喜,立马同意丈量房屋,并且公示期未满就叫人拆房搬迁,使园博园项目防城区3个作业点全部得以如期交地施工. 征地拆迁号称“天下第一难事”,其难在于如何一点不漏地把国家优惠政策惠及到每个被征地农民——这是做好被征地农民群众思想工作的根本. 因此,防城区在征地拆迁过程中,无论是补偿还是安置,他们都吃透政策、足额兑现,诚信待民,为失地农民争取最大既得利益,善待和保护被征地农民支持项目建设的积极性,以及对未来发展的满怀信心. 拾起地方蓬勃滚动发展的坚强信心 曾几何时,防城区有过因怠慢项目而错失发展良机的失误.但在今天,历史不会重演,历史也不允许重演! 兰海高速防城港段改扩建项目,是国家战略性工程,需征地不足千亩,但战线拉了21.6公里长,涉及48个村民小组10032人,征地面积最小的一个组只有0.32亩.该指挥部办公室主任吴杰说,即便是0.32亩,走的程序和1000亩的工作量一样.此路段原征地补偿不彻底,历史遗留问题多,群众打包提出诉求,错综复杂,理不清头绪.工作队没有别的招法,只能老老实实走一线工作法路子,人到现场、深入群众,把问题当日、就地解决.2017年8月,工程队进场施工,地征到哪儿,作业机械就开到哪儿,确保了全线完成交地任务. 江山环岛东路项目征地,因为2017年11月举行国际马拉松比赛,时间要求更紧更高.4月接到任务,7月30日要完成道路建设.经过倒排工期攻坚,至6月26日,完成27间房屋及8间商铺拆除.在最后半个月的冲刺日子里,工程指挥部成立临时攻坚办,把权力下放工作小组,套价组、青苗组、财务组等坐镇指挥部,现场办公,一口气将补偿款打到群众手中.8月7日,最后一间房屋拆迁.至此,征拆任务全面完成,全线实现无障碍施工,为国际马拉松比赛顺利举办赢得了时间.

政府搭台 企业唱戏 村委参与 群众生产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