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些工没人肯干 就由我们来干吧
2020-01-03 11:11  作者:2020-01-03  作者:

□ 本报记者 韦 佐 80后90后是园区的主力. 廖小勇 摄 春风里,90后一脸阳光. 廖小勇 摄 黑雨伞、灰白衬衫、白手套、黑裤子、黑皮鞋,一身的白和黑,仿佛光与影、昼与夜.红绸布包裹、盛着逝者骨灰的生态花坛,被抱在一个个年轻小伙子的双手中,送灵安葬仪式显得分外的恭肃、庄重,甚至带着几分神圣. 4月3日,在位于防城区三波林场的华祖园公墓园区内,一支由22名年轻人组成的送灵安葬的队伍迎面走来,让记者感到别样的震撼…… 在以往的经验中,操办丧事的多为上了一定年岁的中老年人,而眼前这支队伍,却是那么的年轻,全是80后90后.在公墓园区,这些年轻脸孔的陆陆续续出现,让记者产生了一种了解他们的愿望…… 不当“动姐”当墓园统计员 身高1.7米,面容姣好,一脸阳光.1994年出生的小郭是一位率真、爽朗的北海姑娘.2016年大学毕业,铁道乘务员专业,学了4年.以她的专业、外形、容貌,在动车或高铁上做一名乘务员,应是她的初衷. 可刚毕业不久,不知道七拐八弯的,怎么就被做殡葬行业的老板看中,然后便鼓动她说,华祖园公司是福寿园国际集团的子公司,而福寿园是上市公司,是亚洲殡葬业中的“老大”,大有发展潜力.小郭说,她是被老板给“挖”来的. 2017年11月,小郭去南宁参加民政培训中心培训,通过考试,拿到国家认证的证书,这是最后一批,往后只是省级的.培训结束后,她就被分到防城港的华祖园,成为公司的营销部的一名统计员. 小郭说,像她这样的工作,基本上不与顾客接触.每天从防城搭车,20多分钟就到公司上班,上班地点在墓园区内.刚开始,稍感不适,但很快就适应了. 小郭说,所谓的殡葬业,是分殡和葬两块的,墓园做的是葬的工作,顶多算是“二线”,而她的工作,更像是“三线”.当然了,像4月3日当天的节地生态公益花坛葬活动中,她也参与其中.公益活动,公司当然不会额外付报酬. 小郭说,见过或听过生离死别的经历太多,她的生死观也发生了巨大变化.一个人无论如何位高权重,如何富甲四方,但生命总是会终结的,关键是你如何以最阳光的心态去对待人生,对待工作,对待周围的人,健康地过好每一天,才是最重要的,没有必要去和谁攀比. “当今社会上都说‘90后吃不了苦,高不成低不就’,我认为是一种偏见.说这话的人,你让他来选择殡葬业,他干不干?但什么活总得有人干嘛,既然没有人来干,就让我们来干吧……”小郭丝毫不觉职业有高低贵贱之分. 小郭的母亲、外婆都知道她干这个行业,起初劝她干她的乘务员“本行”,不过后来也不再说什么了. 我不会考虑以后改行 当日的节地生态公益花坛葬活动中,小董担任的是送灵安葬队伍的“前位”角色:和另一名同事抬花圈走到队伍最前面. 小董1991年出生的,老家湖南常德市石门县,是一名独生子.2012年毕业于长沙民政学院,学的是殡葬礼仪专业,一个班也就40多人.他说,全国就两所民政学院,像这个专业的学生是很少.而中国是一个人口大国,殡葬行业需要很多的专业人才. 毕业后,小董没参加公务员考试.而他的同学纷纷参加公务员考试,成为公务员或进入事业单位.他却一心一意做一名墓园工作人员.作为独子,父母虽然有些不舍,但也不反对他的选择. 毕业后,小董在重庆实习.随后跑项目,做项目助理.项目做成后,做了管理,如今,他已是公司礼仪部经理. 小董说,我们敬重生命,也要敬重逝者,因此,仪式是十分必要的.记得有一位70多岁的老军人逝世后,经过火葬,他的家人将骨灰运到华祖园安葬.因其老家在防城,算是落叶归根吧.礼仪部事先联系好,按家属要求,为这次告别仪式做充分的准备,事先让其家属提供有关文图资料,并组织好悼文,现场播放PPT.仪式做得紧凑、完满,逝者的亲属好友在泪光中悲痛和伤感,但多了一分抚慰. 当然,也有少数不孝的亲属,连自己亲人骨灰都不愿去接去捧.当然是某种忌讳的心理在作祟.一些孤寡老人没有亲人,可以通过不占墓地的花坛葬方式解决.而当日举行的花坛葬,大多逝者是有亲属来的,尽管如此,这些送灵安葬的年轻人,他们用自己的双手,捧着的却是非亲非故的逝者的骨灰,实在令人感动、感慨. 小董说:“干殡葬是我的专业,我不会考虑改行.以后可能会回湖南,因为那边也有同样的项目,干的当然也是一样的工作.” 干的是不一样的项目 小宁老家玉林博白,1990年出生. 小宁2012年从南宁职业技术学院毕业,学的是建筑工程技术.“从施工员技术员干起,做项目经理,最后自己做工程.这是每一个建筑工程人的梦想.”小宁说. 但路子没有照着他的设想去走.毕业后,他在南宁工作两年,然后下东兴.后来参加了华祖园项目的基建工作.项目会不断地做下去,因此,他“最后自己做工程”的梦想,得搁一搁. 小宁说,当然了,一样是干项目,但他的项目不一样.他说,要把墓园建得和园林一样,和公园一样,让人感到可以亲近而不是恐惧. 平日,本部门以外的工作或活动,包括一些公益活动,小宁也积极参加.目前,他在公司工程部,负责设计、预算工作. 这是特别讲善心爱心的行业 防城水营妹子小钱,1991年出生,土生土长的本地人,性情开朗,笑语连连. 小钱2012年毕业,在南宁上学时,学的是国际商务.她的同学大多留在南宁,或去了广东.她却回了防城港.先在东兴的移动公司做了1年.但她还是恋家,一心想回防城.于是她哥哥通过网上搜索,竟然给她找到华祖园销售部业务员的工作.当然了,得经过面试、培训,才能正式上岗工作. 小钱说,防城港之前没有公墓.但由于城建迅速发展,一个个工业项目纷纷落户,大量征地搬迁,当然也必须迁坟.有的人家,一个坟有迁好几次的,迁到哪里呢,当然还是公墓最好,因为这样才一劳永逸. 刚开始到伯南公园进行营销宣传时,被老人们围着骂:“你们这不是咒我们早点死么……”一个年轻妹子,哪受得住老人骂,开始只能忍着,但通过不断接触和耐心工作,慢慢地就得到老人们的理解. 小钱说,现在还是有太多人,特别是上了一定岁数的人,对于殡葬行业从业人员比较忌讳,认为这是一个“很衰”的职业,因此,她的社交圈也越来越小.平日,有亲戚朋友生病,大多发微信问候而不好直接上医院看望,一般都等到人家康复后才见面、问候. 小钱觉得殡葬业虽然商业化,但仍是一个特别讲善心讲爱心的行业.你干了,就要爱这一行,爱客户、爱逝者亲属,要给他们提供最好的服务,只有做好了,才能更好地抚慰生者,告慰逝者.像现在独生子女这一代人,他们的亲人逝世了,事到临头,没有兄弟姐妹相互帮忙,他(她)一家人真的不知所措.因此,必须有专业的殡葬服务队伍为其提供全程服务,以让逝者入土为安.殡葬业看起来是为逝者做工,其实还是为其亲属做工,为生者做工. 小钱如今已是一名两岁女儿的母亲.她的老公也是同行,做营销总监. 为逝者,更为生者,这些年轻人交付了他们的花样年华.

针对新型肺炎,我市部分民宿启动退改
回到顶部